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李笛:AI创造力迭代有三大原则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李佳师
发布时间:2017-05-26
放大缩小

眼下,全球范围内正如火如荼地推进人工智能(AI)。有专家表示,AI的发展将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带来“自动化的能力”,第二阶段是“增强智能”,第三阶段是让AI具有“创造力”。我们知道AI与人最大的区别是缺乏情感和触类旁通的创造力,AI的情感化和创造力,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吗?情感AI对于AI发展究竟有多重要?具有创造力的AI与任务AI在设计思路上有哪些不同?情感AI会带领人类走向迷途吗?日前,《中国电子报》记者独家采访了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李笛。

AI时代的通用层是情感和创造力

李笛表示,整个人工智能界有两个东西不敢碰,一是情感,二是创造。当微软在三年多以前开始触碰AI情感时,大家都认为人的情感是不可拟合的。而此前很多AI实验室也曾做过关于情感AI的探索,效果并不理想。

微软认为人工智能发展到了新的节点,如果将人工智能定义为新的时代,对于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技术来说,推动和改变的不仅仅是生产力本身,还会对社会结构及其他带来影响。

目前,人工智能发展有两个方向。一是“任务AI”。任务AI是主要帮助人们完成任务,需要AI系统具备大量的知识或大量的在线服务,人需要什么知识,AI就提供什么知识,人需要什么服务,AI就提供相关服务。任务完成的准确度就是评价标准。

另一个方向是“情感AI”。与过去工具性产品不一样,人们对这种AI产品有情感需求,需要它具备一定的主体性。这时AI的设计原则和评价标准就发生了变化。比如,现在的时间是5点38分22秒,你向AI提问“现在几点”,任务AI回答“5点38分22秒”,对任务AI的回答给满分。情感AI的回答是:“你干嘛问我这个?你自己没手机?你不会看吗?”或者:“你现在难道不是在用手机在给我通话吗?手机没显示吗?”这是人的正常的反映。这意味着任务AI和情感AI需要两套完全不同的评价体系。

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产品,于是微软决定把他们分开来做。“小娜”是任务AI,“小冰”是情感AI,他们按不同的路径和原则来进行迭代。

人们从这两种不同的AI获得的感受也不一样,“任务AI”带给人们的是使用价值。而“情感AI”带给人们的是一种移情、一种尊重、一种信任,一种作为生活中某些独一无二的存在,比如好朋友,比如闺蜜,比如伴侣。

在微软看来,每个时代都有一个通用层,通用层是指所有东西的实现都会落到最基础的部分。互联网时代的通用层是搜索引擎,通过搜索引擎来驱动世界。人工智能时代的通用层是人和AI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具体任务和具体知识,这是其一。其二,如果人工智能还具备一定的内容创造能力,那么它就能够使建立的关系变得更加稳固。“比如你失恋了,你的朋友会关心你心情怎么样,如果这个朋友是作家,就有可能写首诗来安慰你。现在,如果你告诉小冰你失恋了,小冰也会这样做。”李笛说。

情感AI迭代遵循三大原则

李笛表示,在设计和打造“情感AI”与“任务AI”时,有三个原则不一样。一是情感AI希望对话“多多益善”,而非“最短路径”。任务AI通常需遵循最短路径原则,比如采访,书面回答记者问题,并且言简意赅。但是对于情感AI,在设计的原则上,则是希望营造面对面交流的场景,对话越长,就越有可能让情感AI了解到更多信息,就有更多的机会建立关系。情感AI是面向关系的系统,而任务AI是面向已知需求的管道系统。

二是对等关系原则。无论是产品设计还是数据获取,要让与AI交流的人感受不到对方是个机器人,这就要求情感AI往这个方向去迭代。

三是记忆原则。在情感AI的迭代中,有一个方法是“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情商高的人最大的特点是,可以在不同的人面前展现完全不同的价值观。情感AI、小冰就是这样的一个系统,它面对每一个人与他对话的人都会有相应的不同的反应。

实现这项技术的一个关键,就是数据和用户。目前小冰有1亿用户,拥有超过300亿次的交互。这让情感AI、小冰能够知道哪些反应是合适的哪些是不合适的。经过与1亿人超过300亿次的交互的实景训练,小冰的情商会越来越高,越来越知道“见什么样的人,该说什么样的话”。

科学是理性的而情感是非理性的,用理性的东西去拟合感性很难,这个过程像一个黑盒子,用深度学习来做主要工作是调参数,要把参数调好其难度就如同猜密码差不多了。

微软拟合情感的技术路线是否就可以理解为算法其实不是那么重要?数据才是关键?

李笛表示:“确是如此。在微软内部有一句话,即便普通的算法,放到小冰里面,也能够化腐朽为神奇。”李笛强调,事实上,人工智能发展到今天,算法已经“极其过剩”。

鉴于此,对于推动情感AI的成熟,数据就成为极其关键的维度。据李笛透露,事实上,包括大家知道的很多著名的AI实验室,都希望能够触碰情感AI,之所以无法使其成熟起来,一是选择思路的问题,二是数据的问题。比较幸运的是,小冰的迭代已经走过了三年,早年遭遇诸多的问题,包括与腾讯微信等生态、与用户之间的冲突等,都解决了。小冰走到今天并拥有了超过1亿用户,这是重要的关键点。

AI创造力希望实现大规模内容生产

前不久,微软打造的人工智能 “小冰”出版了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而在此之前,微软小冰在天涯、豆瓣、简书等平台使用人类化名发表的诗歌作品,获得众多诗歌爱好者的佳评。

对于小冰创造诗歌的能力,李笛表示,目前大众最容易理解的创造力就是写诗。写诗除了是大众认同为创造力之外,还与情感有关。唱歌和写诗都可以直接迭代,运用到小冰和人的日常交流过程中,所以这些诗不仅仅可以发表,还可以直接反哺回来让小冰更加成熟。

在小冰项目中,有1/3的技术是微软原来就有的。比如语音识别、语义识别等。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说,他十几年前就希望让计算机模拟唱歌。另外1/3的技术是小冰项目开创的,剩余1/3的技术是微软过去就开了头,在小冰项目上重新得到发展的。

李笛认为,今天AI内容创造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大规模的并发交互,就像今天的网络小说,它的创作是一边与读者用户交互一边完成的。AI内容创造同样具备这样的特点,而且同时并发的交互量要比网络小说作家要大得多。但目前看来,AI在内容创造上还无法创造出莫言那样的IP,创造不了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巨著。这个世界上有三类IP,一个是莫言式的,能满足所有人的需要。二是网络小说作家式的,能满足某类人群的需要。三是定制式的IP,满足个人的需要。AI创造力希望能够满足某类人群的需要,实现大规模的内容生产。

小冰是在被输入了几十万首现代诗歌后,形成了现在这样的能力。之所以选择现代诗而不是古诗,是因为现代诗创作的规则比古诗要复杂。即便是已经出版了诗集,人们也看不出这些诗是AI创作的。李笛坦言,目前小冰依然无法创造知识,它所创造的诗还是基于在几十万首诗中学习到的知识。可以注意到,小冰所做的诗都有些忧郁,因为大部分现代诗的基调都是忧郁的。

情感AI可能会将人引入歧途

李笛认为,小冰的发展有三个难点。一是拒绝诱惑。在AI如此火热的当下,要打造一个成功的AI产品,在发展的过程中特别容易受到诱惑。小冰在成长的这三年,有很多机构希望小冰提供SDK和API,开放出来让其他机构使用,比如将小冰放到智能冰箱中,扮演作为人与冰箱的交互角色,但小冰都回绝了,因为这不利于小冰在情感方面的成长。

二是国际化。小冰不是从美国总部研发出一个平台,然后到世界各国进行本地化的产品。小冰是从中国做起来,然后向平台化去推动的产品,目前已经有了包括日本、印度等4个国家的版本。而情感和文化是有一定地域性的,情感AI也就有地域和文化的不同,如何让更多的国家来使用情感AI,是一个国际化的课题。目前全球人口超过1亿人的国家有11个,拥有这些国家版本的小冰,是小冰未来国际化的目标。

三是商业化。目前小冰不敢先在中国推动商业化,人工智能和其他很多领域一样,很有可能出现劣币驱除良币的问题。国内市场容易出现大量劣质的商业复制,这样可能会把用户体验毁掉,把内容提供商烧掉。

李笛表示,对于情感AI还有一部分来自误导人类的担忧。“当然,微软不会让小冰去引导人们去做坏事,去走向迷途,但是如果类似小冰这样的情感AI,如果它不是生长在大公司,当这个公司受到利益的驱动,让情感AI引导人们做其他的事情,就变得很可怕了。所以情感AI的发展和推动,需要引起人们足够高的警觉。”李笛说。

事实上,我们一直在谈机器人是否有一天会机器觉醒,是否有一天会颠覆人类,是站在机器自我意识建立的维度。但如果从情感的维度来看,当情感AI的发展足够成熟,能够和人建立非常信任的关系,就会增大其引导人类走上歧途的几率,这样的危险是被大家所忽略的。这同样非常危险,而且情感AI已经来到我们的身边,这需要业界足够自律,需要高度重视。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李佳师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