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智能锁,能拉开摩拜与其他单车的距离吗?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李佳师
发布时间:2017-04-06
放大缩小

“牛耕生产力时代人们只能靠自己吃饭,机器生产力时代人们要靠少数掌握权力或者资本的人们来喂饭,那么信息生产力时代人们必须学会互相喂饭,而互联网分享经济就是人们相互喂饭的长勺。”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原理事长杨培芳这样解说共享经济。

眼下,共享单车从资本大作战、城市大作战、免费大作战到海外大作战,热闹而喧嚣。这次记者希望忽略各种大战的“火药味”解析摩拜单车,看他们如何操控那只“长勺”、激发“人们相互喂饭”,摩拜单车的这些做法又将给其他的分享经济带来什么新的启示?

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分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的比重将达到10%,到2025年分享经济的规模将攀升至20%,对于这样急速攀升的经济形态,我们应该如何来推动?

技术带来的更多可能性

2016年4月,当摩拜的CEO王晓峰在上海的弄堂里给大叔大婶们讲解如何可以使用摩拜单车的时候,ofo的CEO戴威也在高校里给学生们继续推广他的小黄单车。但他们没有想到在城市里短兵相见的“巷战”来得如此快。

目前,摩拜与ofo是用户数、投放单车量、城市覆盖数目最多的两家共享单车企业。今年1月,摩拜和ofo的用户双双突破了1000万,于是大众的焦点开始集中在这两家企业的“新变量”身上,究竟谁能够拥有魔法变量让用户数最快突破5000万大关,谁的城市覆盖能够最快突破100个。

3月29日,摩拜与腾讯宣布战略合作升级,摩拜单车全面接入微信。这事引起大震动,因为这一合作让摩拜单车与微信的8.89亿月活跃用户产生联系有了可能性和便利性。

关于腾讯与摩拜的合作,腾讯并购部总经理、腾讯投资合伙人李朝晖一段话令《中国电子报》记者印象深刻:摩拜和微信战略合作的升级,钱永远是最不重要,在这个过程中资本的纽带只是基础,上面的产品和服务才是我们最关心的,这也是微信首次连接共享单车物联网。

当资本、关注力、各种资源涌向共享单车的时候,人们很容易忽略共享单车与传统单车的最大不同点是共享性,如果没有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技术的支撑,共享性和体验就很难持续优化得更好。就像马云所说,今天的创业必须“一切业务数据化,一切数据业务化”才有可能持续成功。

摩拜单车与ofo的最大区别就是彼此的那把锁,一个是智能的一个是机械的。分享云CEO方敏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因为这把锁,让摩拜单车“在线”而ofo单车“离线”。摩拜单车的创始人胡玮炜说,摩拜单车的这把智能锁经历了2万次高强度的测试。

在今年2月,ofo联手中国电信和华为来让其机械锁“智能化”,说明摩拜一开始就走物联化和智能化之路是对的。ofo从机械到智能锁,基于NB-IoT来打造物联网依然需要时间,目前大家在市场上看到ofo大部分车依然是机械锁,摩拜单车赢得了时间差。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说,摩拜单车是全球第一个真正意义上为城市而生的智能共享单车。在《中国电子报》记者看来,基于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计技术来打造共享单车,至少可以带来四个维度的好处。

其一是持续优化的体验。记者身边不少朋友既是摩拜的用户也是ofo的用户,但如果要骑车很多人会首先想到用摩拜,因为采用物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摩拜可以扫码开锁,在楼上就可以预约楼下、小区的单车,预约用车可以解决了人们的焦虑感,可以规划找车路线,不至于有障碍物而近在咫尺“对面不相识”。

也有人说,ofo的车海战术可以让你到处都看到车,因为投放了更多的车,就能满眼都看到车,所以管他智能不智能,但持这想法的人应该不太了解物联网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的竞争法则,车海战术是有成本的,而且失去监控的车是高损耗的。

其二是全程可追踪和更精细化管理。事实上,当共享单车扩张到一定的数量,其规模化运营,就需要硬件、固件、软件、设计、大数据、云平台的紧密配合。远程升级固件、基于大数据进行高效运营就成为了必须。

3月23日,摩拜单车在其官方微信公布了“夺宝‘骑’兵”计划,用户打开最新版摩拜单车APP时,除了看到周围可供使用的摩拜单车外,还有可能发现红包图标,用户通过GPS定位找到“摩拜红包车”解锁骑行,可获得最低1元、最高100元金额的现金红包。目前是支付宝提现,未来将开通微信提现。

胡玮炜透露 :“‘红包单车’是对单车潮汐现象的运营应对,希望通过全民参与的方式,利用‘红包’调运单车,效率比摩拜派一个运营小哥成本要低很多。”这样的红包做法,能够让自行车离开城市“黑洞”、从非热点区域回到热点区域、回到需要自行车的地方。而给哪些车“贴”上红包,哪些车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人骑,这是需要大数据技术、需要物联网技术,需要前、后端的互动的。

其三是可快速复制。成长速度是所有成长型企业竞争的焦点。目前各共享单车正在加快城市扩张的步伐,快速复制,除了前端与城市对接的种种繁琐事,后台的一致性同样非常关键。

据摩拜单车CTO夏一平透露,摩拜单车现在中国,与中国移动物联网平台合作,在新加坡与沃达丰合作,通过沃达丰打造基于NB-IoT系统的摩拜物联网平台,意味着不仅仅是在新加坡,当摩拜进入欧洲与美国市场时,都无需再次部署物联网方案,全球一步到位了,另外从云平台的选择上,采用的是微软的Windows Azure也使得国际化在技术平台的一致性上减少了繁琐。

其四是更多的资源整合可能性。今天每一个渴望继续成功的企业都希望突破疆界,希望整合更多维度的资源,而突破和整合的原动力和驱动力有一个关键点是数据。就像摩拜与微信可以快速合作,是因为摩拜单车的每一辆都“数据化”,摩拜单车的人与工具是交互的,摩拜可以快速与招商银行合作,因为摩拜的数据可以快速与招商银行的数据整合一起。

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郭为说,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一定会加速交融,带来超越人们想象力的变化。夏一平说,未来智能技术还能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比如利用骑行产生的大数据,经过数据挖掘分析,为城市规划提供科学、有价值的数据参考。

赛迪顾问互联网经济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门长辉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单车竞争的下半场将会回归到产品本身、用户体验、服务质量、运营效率。

如果说共享单车的上半场,考验的是资本、是资源、是城市扩张“野蛮生长”的能力,那么,当一线、二线城市几乎被“攻占”,当城市的共享单车日趋饱和被限制投放,当各种问题极致爆发之后,共享单车的下半场竞争,考验的就是经营者的运营智慧。关于共享单车的竞争,现在人们把更多的关注焦点放在各种各样的资源和可能性,关注新变量。但其实最大变量是技术带来的。每一个共享单车都是智能硬件,如果你忽略这个“智能性”,在竞争的后半场差距就会逐步显现。

重新定义公司、人和规则

马云说:“小公司创新靠产品、中型公司创新靠技术,大型公司的创新靠制度。”

当我们推动共享单车的发展,必须要思考各种规则正在发生变化。

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信任,如果你能够设立合理规则,让人们共同遵守,你就可以在每一个领域找到新的创业机会。

3月22日,美国住宿分享公司Airbnb 在上海发布中文名字,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Chesky上周在复旦大学分享了他对分享经济的经营看法:“我们在产生了6000万单住宿业务后,从统计数据上认识到,人的本质是好的,你只需要给他们建立信誉,并从数学方程中找出‘陌生人’,如果你这么做了,你将抓住大量的经济机会。Airbnb只是分享经济的一个例子,其实任何人都可以创造一家公司。因为分享经济,大家都不是陌生人。”

有人说共享单车是国民素质的照妖镜,共享单车被“断头”、“拆轮”、“折身”、“私有化”的案例有很多。从目前来看,摩拜单车的折损率相对而言的是最低的,除了 “造车”更坚固技术保障可以精准监控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信用分制度规范了管理。

今年2月10日20:25分,《中国电子报》记者在微信朋友圈看到“FEIYU”发了一条信息:“因为把摩拜单车停在小区楼下,扣了20分信用分。”因为有人投诉她乱停车,所以被罚了信用分,她发了几个哭泣的脸。

胡玮炜说,摩拜单车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想到各种各样的情况,怕车被偷、被占用、被破坏,除了把车设计得非常强壮,就是设计了一套非常有意思的信用体系,希望放大人性本善的一面,惩罚人恶的一面。当用户注册APP交押金以后,会获得100分的信用分,每骑一次会有一分信用分的增值,你举报一次破坏情况也会有信用分的增值。如果你停放在不应该停放的地方被举报就会扣掉20分,某些极端的情况甚至会全部扣掉。如果你的信用分被扣掉,你的骑行费用就会非常高。

记者打开摩拜APP,“我的信用规则显示:当信用低于80分时,中国用户骑行的费用是100元/30分钟,新加坡用户是20新币/30分钟。”因为有这样的信用体系,“FEIYU”对自己信用被扣分非常非常懊恼。

在摩拜监管用户信用的同时,社会各界同样对摩拜每辆车的299元押金的使用和监管提出了诸多质疑。对于质疑,夏一平回应说,摩拜单车的押金并不要求用户长期质押,只要结束骑行,就可以“闪退”,同时,摩拜单车的押金现在与招商银行合作由招商银行进行监管。

事实上,分享经济正在波及的不仅仅是企业和用户,更多的领域正在被共享单车“卷入其中”。

另外一件引起记者关注的事情是山东老李的故事。今年2月17日,在山东济南经营报摊的老李因为觉得共享单车影响其生意,就将共享单车十几辆“叠罗汉”叠放在一起,遭到了治安处罚。后来,经过各方协调,老李当上了摩拜单车的兼职管车员,老李又多了一份收入非常快乐地干起了这个事情。《山东商报》报道了这件事情,摩拜单车工作人员在转发这条信息的时候,做了一个这样的注解:“激发人性中向善的力量。”

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预测,到2020年分享经济领域的提供服务者将有望超过1亿人,其中全职提供服务人员将超过2000万人。到2020年分享经济中将有越来越多的从劳动雇佣关系走向劳务合同关系,从泰罗制管理走向平台化的协同,从全职分时工作走向兼职分时工作,分享经济将重塑社会组织,“公司+员工”将在越来越多的领域被“平台+个人”所替代。

分享经济将重新定义工作和就业。在分享经济的这场“平台与个人”的关系重构里,如何调动和激发每个用户的向善性,重构新的雇用关系,是分享经济在发展过程中需要用智慧考量的关键。

同样,让用户自我优化与管理也是大有挖掘的空间。就像摩拜的“红包骑行”活动,事实上就是以游戏的方式,靠用户娱乐实现了车辆的智慧调度。区别于过去的“机器生产力时代”由“权威”喂饭的方式,在互联网时代,我们需要激发“群众的智慧”来让大家互相“喂饭”。

有人说,城市生活中大家都忙忙碌碌,摩拜单车这个群众互相“喂饭”的“红包骑行”活动有人愿意参与吗? 3月29日,摩拜单车公布了红包单车上线4、5天,有500万用户参与到红包车活动里,带来百万次车辆调度以及千万次骑行。夏一平透露,接下来摩拜还将与百度合作,共同推进智能推荐停车,以红包的方式,来规范用户停车。

全球的共享经济发展都处于快速发展也处于发展的婴儿期,我们如何找到更好的方法,更好地促进共享经济的发展,治理监管在路上,创业企业在路上,用户也在路上。

摩拜单车的CEO王小峰曾说过,我们现在做共享单车,在全球没有参照系。

“像小时候玩耍一样的心态去创业吧,去玩耍的一定是你真心喜欢的事情,你一定会和你喜欢的人一起去玩耍,玩得过程比结果还重要。” 科大讯飞总裁胡郁说,就像奥运运动一样,因为兴趣和快乐,你会找到最好的方法并带来最好的成绩。

希望中国的共享经济越“玩”越好。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李佳师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