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快速“云”化的一些背后真相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李佳师
发布时间:2016-12-19
放大缩小

               

有人说这一轮IT浪潮的核心是“云”,从传统IT转向云IT,核心要义是实现企业数字化。下一轮IT浪潮的核心是“AI”,从数字化转向智慧化。最近想探究微软,因为它是传统巨头IT中比较早触底回升的企业,有人说微软相对快速复兴得益于快速将全部的产品和技术“云”化,抓住了这一轮的“云”浪潮。

与亚马逊等这些天生就长在云上互联网公司不同,微软转型需要把40多年的软件产品和技术转向云,这和很多传统IT企业甚至其他传统产业企业相类似,怎么将多年积累资产快速云化,其路径和思路就有了借鉴意义。

断腕之心和断腕之术

我最近纠结于微软在传统IT企业中快速“云”化的原因,所以所有微软采访我都问这个问题。

回应这个问题,在前几天举行的微软2016Ignite科技大会上,微软亚太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微软亚太研发集团首席运营官、微软中国云计算与企业事业部总经理申元庆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4、5年前在美国西雅图总部,作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COO申元庆参加一个约有70、80人参与的内部会议,时任微软全球服务器和开发事业部(后来更名为云计算和企业级事业部)总经理的萨提亚•纳德拉要求所有各下属部门把所有创新精力全部(注意是“所有”和“全部”)放在云上。很多人都觉得这太冒险了,其中一开发合伙人就问萨提亚:“我们的一系列产品包括Windows Server等,都是给企业用而且他们正在用,如果把全部创新的力量都集中到云,万一我们棋下错了怎么办?” 萨提亚回答:“最坏的情况就Miss掉一年,一年之后再来做创新。”

申元庆说:“如果做单纯的软件开发,一个操作系统开发周期可能是三年,我们也很习惯三年的开发周期,但如果做云是完全不同的架构,是每天24×7的开发,得更加强调安全性,甚至得做很多自我攻击来解决安全性,得偏执狂来做这件事情。”

 这个故事透露几个信息:第一是微软上云有“壮士断腕之心”,所以“云”化快。第二是量化的风险和底线,萨提亚说服了大家跟着干。对于Windows Server这样的操作系统产品,通常迭代更新的开发周期需要至少三年,升级式开发熟门熟路,顶多晚一年影响不太大。在我看来,第二点很关键,对于大公司尤其是一个收入几百亿美元、员工数以万计的“大船们”来说,断腕之心容易有,但断腕之胆不易得,断腕之术更是难求,谁都不敢拿核心业务冒险做“断崖式”变革?怎么在趋势尚未明朗的情况下说服大家,考验说服者的智慧。

精准量化最坏结果,或许是说服大家接受看似冒险行动的办法。据说,纳德拉特别善于说服上司进入新领域。微软前战略顾问Charles Fitzgerald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纳德拉在比尔•盖茨手下工作时就学会了对付暴君上司的办法。“他们会对你大吼大叫,说你是疯子,指责你试图毁掉整个公司。但你不要被这种戏剧性场面吓倒,只要一次次拿着数据去找他们证明你的观点,因为这一切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考验你是否真的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纳德拉说:“你提出一个想法,他(鲍尔默)总会说‘这是我听过最蠢的主意'或‘我不同意'。”“要说服他,你必须坚持不懈。”

 或许是纳德拉的这种不惧“咆哮”的说服力和“静悄悄”的变革能力,让他众多CEO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被相中来执掌转型的微软。事实上,当产业变革来临,大方向人人知道,怎么在大方向下,找到适合自己公司尤其是大公司的实施路径才尤为不易。

这让我想起2013年在香格里拉采访英特尔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杨旭,谈及英特尔的转型以及对ARM授权模式的看法。杨旭谈到物联网需要更低功耗、更多更灵活性,并表示英特尔意识到这样的变化,正在探适合的商业模式和转型路径。“但是ARM的授权商业模式不适合英特尔,不足以支持英特尔公司所需的庞大商业体量。”杨旭说。当2015年英特尔以167亿美元收购了FPGA生产商Altera时,终于真相大白,收购Altera用FPGA+CPU这才是最兼收并蓄英特尔资产同时又能够带来更大灵活性最适合的路线。

好像扯远,谈微软的云化扯到英特尔转型,其实没扯远,做硬件的希望用“软思路”来突破疆界,做软件的同样考量“硬方式”带来优化提升。

有一个传言是关于英特尔收购Altera,据说是因为看到微软大量采用FPGA来为必应、Azure、office365等提速,所以进一步促使了英特尔下决心收购Altera。据透露微软每年的服务器硬件采购在40亿美元以上,2009年微软萌发用FPGA的方式来加速Bing等在线业务,在2012年,微软工程师Doug Burger向当时的CEO鲍尔默提出了“Project Catapult”项目计划,利用FPGA来给在线业务提速,最早是在1600台必应服务器上测试,然后向Azure、office365推进,利用FPGA加速给微软减少了30%的成本,减少了10%的功耗,运行速度则快了一倍。

开放、开源

申元庆认为,微软公司之所以能够快速“云”化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开放、包容。

申元庆讲了一个和Linux相关的故事。在几周前的Microsoft Connect大会上,爱穿红色POLO杉的现任微软公司云计算和企业级事业部的总经理Scott Guthrie,邀请Linux Foundations创始人参加大会,Linux Foundations创始人在会场上说:“Linux Love Microsoft,这个Love不是单向的,是双向的。”

 几周前微软宣布加入Linux基金会成为最高级别的白金会员。2015年9月微软CEO萨提亚微软宣布“Microsoft LoveLinux”,也不过是一年的时间,微软成为全球开源项目最多的贡献者。“Microsoft LoveLinux”到“Linux Love Microsoft”这两个词位置的调换,这对于微软这样一个巨头型的企业来说,中间历的艰难改变外人无法想象。“你曾经最擅长的地方也是你最成功的关键,你需要突然全部毁灭重新接纳新的部分,知道有多难吗?”申元庆说。

有人评价说,自从纳德拉成为微软的CEO,微软对开源的态度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据有关人士透露,2011年,主管在线业务的微软全球副总裁陆奇向当时的CEO鲍尔默推荐其手下萨提亚纳德拉来担任微软云计算和企业级事业部总经理(主管业务涵盖云、服务器、大数据服务和开发工具)。理由是这个人有企业级业务背景、有互联网的思维,由他来做微软云的主帅比较合适。

按照民间流行说法,陆奇可称为沙提亚成为微软CEO的“神助攻”,正是陆奇把萨提亚举荐到云的位置上,让萨提亚的能力充分展现。

萨提亚掌管云之前执掌微软搜索业务必应,这个在线业务的竞争对手是谷歌等,身在传统软件公司做互联网的事,是必须得有双重思维的。

当互联网、当越来越多的传统IT在开源世界如鱼得水,让全世界的创新资源“为我所用”时,萨提亚不可能对外界不闻不问用“窄轨铁路”的思维做云。

萨提亚执政微软云事业部的老大之后,微软云开源和开放的速度进一步提速。事实上,微软云业务的核心Azure,在萨提亚接手之前是基于Windows平台的公有云,有着浓重的微软色彩。如果大家能够回忆起来在2008年10月微软发布它当时的名字是“Windows Azure”。从Windows生态进入更广泛的生态,甚至于竞争对手的架构进行了兼容,Azure走向更广阔的生态市场成为了必然选择。

微软开放技术公司的开源社区高级总监Gianugo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软件产品时代微软在开放与开源和商业利益上的平衡是需要多维度考量的,但在软件服务化时代、在云时代,视角完全不一样了,不管你的东西到我的平台上卖还是我的东西到你平台上卖,都没关系,你的服务里包含我的资产,我的服务里包含你的东西,都很好。

微软和英特尔这对“好基友”,在商业思考上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前几天杨旭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过去,英特尔看待新领域的时候,通常是芯片的视角,会考虑“这其中会不会用到芯片?有多大芯片使用量?”面对碎片化的市场,这样的视角给英特尔带来很大的困惑,这两年英特尔思路正在发生变化,也许有些东西不一定需要芯片,而是IP,需要感知技术,需要算法、需要平台等等,这些都是英特尔可以做的。

《成长型思维》和“你对别人的贡献率”

最近在比尔•盖茨的个人网站“盖茨笔记”上公布了他最新的读书单,包含了他最近两年读的24本图书,涵盖了文学、数学和经济,还有他的读书笔记,从这感受到比尔盖茨的阅读和思考。

微软公司有这样的传统,定期将“微软常委”(微软核心高层)最近读书目录分享员工。据说,纳德拉读的书最多,最近书目是20多本,其中最推崇的一本书是《Growth Mindset》(成长型思维),成长型思维认为人的能力是可以在不断成长的,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倡导大家成为学习型的人才,从固定思维专向成长型思维的人。

 2014年2月萨提亚成为微软CEO,当年9月他访问中国,并将的亚洲之行命名为“学习之旅”,我当时对他的出行命名为 “学习之旅”,并不是太在意。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命名其实有很深的用意,纳德拉希望重构云时代的“微软文化”,而保持“学习之心”是他希望微软新文化的核心要义。

曾与纳德拉在云事业部共事过的大型网络托管公司GoDaddy的CEO布莱克•欧文透露说:“在微软,当你解释事情陈述主张时,会经历两种类型的对话,有一种人等待时机进行反驳。另一种人则抱着学习的目的仔细聆听。萨提亚属于后者。”纳德拉能够暂且放下自己的质疑和观点,若有所思地聆听你的发言。为反驳而倾听与为学习而聆听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在软件的产品化时代,我们或许可以相对“自我为中心”,因为一切是我定义,我推送给用户。但在服务和云时代,是真正的用户为中心,产品技术架构变了、思路变了、模式变了,你要让每一个员工思维从“早上9点上班、6点下班”,变成“7X24小时”上班,这绝不仅仅是作息时间的变化,需要文化的改变。

萨提亚成为微软CEO之后,微软员工的考核KPI中有一项明显的变化是“你对别人工作的贡献率”,员工可以在系统中选择想让某个人或者多个人来给我一阶段的工作打分或者给出评价,系统就会给这个人发邮件,让他给你进行评估和评价。

这个考核项目的很清晰,推动员工与员工之间与部门之间的协作性,推动整个公司的协作性,事实上当我们强调产品与服务的跨平台、兼容性、强调无缝化、无边界化,你想问题的角度、你所做的事情的出发点,就必须要考虑“对别人的贡献率”。

从产品走向云,微软已经在路上,接下来微软会如何加快走向AI,是我想探究的下一个问题。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