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S中国商用还有什么悬念?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李佳师
发布时间:2016-08-10
放大缩小

AmazonWebServices(AWS)是亚马逊公司旗下的云计算平台,是全球排名第一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Synergy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亚马逊AWS占全球云计算市场31%市场份额。但AWS在中国的发展一直“别别扭扭”,从2013年12月宣布进入中国,次年发布有限预览版,两年多过去了还是“有限预览”。2016年8月1日,AWS发布公告,宣布AWS(中国)在北京地区的业务由光环新网运营和提供,并由其来为客户提供账单、发票和收取服务费。AWS在中国正式商用的“靴子”落下,但公告显示双方合作只在北京地区,除了与光环新网合作,AWS还给自己留了什么后路?未来还有哪些不确定性?AWS会给中国云计算市场带来什么影响?AWS在中国是否可以顺利复制其全球优势?

AWS在中国终于落地?

2013年12月,AWS宣布进入中国市场,与北京、宁夏和西部云基地在北京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以北京作为前店、宁夏作为后厂的方式发展云服务;云基地负责运营管理,亚马逊AWS提供技术与服务。

第二年年初,AWS面向中国地区的有限预览服务发布,通过邀请的方式限量向中国本土企业和在中国跨国企业开放,包括小米、奇虎360、趣加游戏等企业受邀使用。执行有限预览服务落地的公司变更为光环新网和网宿科技,分别提供IDC和ISP。

两年半过去,AWS在中国并没有解除“有限预览”正式商用,原因是AWS在中国尚未合规。从监管的角度看,中国对公有云服务提供商有严格的要求:一是数据必须留在中国,保证“数据不离岸”。二是技术服务须由持有IDC牌照的公司提供,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国外公司获得在中国运营的IDC牌照。基于这样规定,国外云计算服务商进入中国,必须要选择持有IDC牌照的中国公司合作。所以微软与世纪互联、SAP与中国电信、甲骨文与腾讯云、IBM与世纪互联达成合作,由这些中国机构来为其提供云运营和服务,国外企业只能提供相关的技术授权和技术支持。

另一家先于AWS在中国商用的国际云服务商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AWS不愿意放权成为技术授权方,而是希望自己来运营,这是AWS在中国无法正式商用的关键原因。

2016年8月1日,AWS在其官网发布公告:“自8月1日起,AWS(中国)北京区域的服务将由光环新网运营和提供,同时亚马逊将向光环新网提供技术支持和专业指导。这种新的运营模式将适用于AWS(中国)北京区域的所有现有客户以及新客户。在新的运营模式下,光环新网将与客户签署合同,提供账单和发票,以及收取服务费。发票上所有提及亚马逊AWS的地方都将变更为光环新网。”

AWS在中国终于正式落地运营。分析人士称:“纠结了两年多的亚马逊AWS终于妥协,亚马逊AWS之所以迟迟不能落地,是AWS希望等待政策改变,获得独立运营权,但这条规定不可能突破,而中国公有云市场竞争如此激烈,实在等不起了。”进入中国,AWS悬在半空中的靴子似乎终于落下来了。

只限“北京” 留下了什么悬念?

按照常理,AWS与光环新网的合作应该有盛大的发布,但AWS除了在官网上发布的公告信息,并未接受媒体采访,所以关于这项合作外界有很多猜测。

AWS和光环新网的公告都只提及“AWS(中国)北京区域的云服务将由光环新网运营和提供,”并不是AWS(中国)全部的地区,这就留下了疑问,这是否意味着AWS还有其他的想法。

其中的一个猜测是未来合作还有其他的IDC公司。

过去两年与AWS合作的ISP和IDC中,包含了网宿科技和光环新网,按照常理选择AWS中国运营方,同样具有IDC和CDN业务的网宿科技,从公司实力和技术实力以及全国IDC布局的情况来看,似乎更应该入局,但反而是更偏向于“资源型”而且数据中心主要集中于北京周边的光环新网拿下了北京的运营权,是因为在商务谈判中提供了更低的运营费用分成,还是更强烈的增值和转型意愿让其拿下了这个运营权?没有答案。

从光环新网的数据中心布局来看,目前还不足以支撑AWS在中国大规模扩展业务。2014年在国内创业板上市的光环新网公告显示,公司正在加快燕郊二期、上海嘉定、房山三大云计算中心的建设进度,燕郊二期、上海嘉定云计算中心年底会投入运营,房山云计算中心一期年底土建封顶。亦庄云计算中心、西安云计算中心等合作项目的建设进度也在加快,全部项目完成预计为4万个机柜。从布局和推进时间表来看,光环新网数据中心还不足以支撑AWS大规模快速推进,给其他IDC留下了空间。

从技术能力的维度看,AWS与光环新网合作采用了微软和世纪互联合作的相同模式,按照这个模式,中方是完全独立运营,外方只能是作为技术授权和技术支持方,参与利润分成,这要求中方有非常强的云运营能力和服务能力。世纪互联支撑微软Azure的团队是300人,并且以每月20个人速度在增加。

从光环新网目前的技术能力来看,暂时不足以支撑大规模运营。所以在与AWS合作宣布不久,光环新网做了两件事:一是与基于OpenStack的开源云公司UnitedStack成立合资公司光环有云,主要目标是加速AWS云落地以及提升混合云的能力;二是与北京交通大学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核心在云技术研究和人才的培养上。

为什么AWS会选择一个从基础设施和技术能力上讲,短期都不能支撑业务快速扩张的中国IDC?一种可能是还有其他更成熟的IDC入局。

另一猜想是留给AWS与宁夏中卫数据中心。

2015年9月,在中阿博览会网上丝绸之路论坛上,宁夏中卫市政府宣布与亚马逊AWS、奇虎360等定制建设的大型数据中心已经建成测试。也是在去年9月,亚马逊AWS全球副总裁、AWS中国执行董事容永康曾表示,2016年年底前,亚马逊AWS在中国的第二可用区(宁夏)将对外提供服务。

亚马逊AWS与宁夏中卫合作建立的数据中心,它只是一个委托建设的数据中心,还是未来有可能扮演更多的角色,比如运营AWS服务,也给人留下了想象空间。

对中国云计算市场有多大影响?

几乎所有国外的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发展都遭遇水土不服,包括大家熟悉的搜索、电商等。亚马逊AWS云业务能够打破这样的局面吗?毕竟云就是一个基础设施,没有那么强的地域文化影响。但就因为是基础设施,又使得一切变得很敏感,此前就有观点说,AWS在中国一直无法解除有限预览是“自身纠结不放权”。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AWS从自身技术到生态都是目前全球最成熟的,如果它的服务完整体验不受影响,如果AWS的生态有60%进入到中国,在公有云市场上的杀伤力应该是“秒杀”。

“但因为国内外节点的隔离以及必须由中国IDC运营等条件的限制,其服务体验,与中国网络的适配、产品的推出等都将面临很多问题。从产品发布流程上,会更费‘周折’,需要首先在国外服务器上构建一份,再通过跳板机制复制到中国服务器上,再启动发布流程,包括服务器、监控系统、预警系统都需在中国独立部署。目前在国外AWS上的一些很好服务中国就享受不到,比如‘无状态事件驱动计算服务Lambda’。从运营服务的角度看,所有的运营服务都由光环新网提供,从部署到现网处理等运维问题,都考验着光环新网的能力,而光环新网目前的技术与运营能力至少需要一定的时间培养起来。”这位业内人士表示。

所以AWS在中国云市场短期不会对目前市场格局产生巨大影响。眼下,中国公有云计算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在首都机场、深圳机场你可以看到在最醒目的位置上,各家云公司的巨幅广告轮番刷屏。几乎所有的国际云都已经在中国找到了落脚的基地。而国内云方面,除了阿里云、腾讯云,最近百度云也高调出场,再加上中国电信云也与华为紧紧捆绑在一起,对于AWS在中国的发展来说,都不是弱对手。

但必须看到AWS在中国的后发优势,当服务能力、生态能力逐步完善,而且接下来AWS会不会扔出一张大家未曾料想的牌,弄出类似“Uber”与“滴滴”合并的“非常规”举动,现在不好说,因为AWS在中国刚发的公告留下了伏笔。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李佳师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