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云凭什么成为中国公有云前三?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李佳师
发布时间:2016-05-03
放大缩小

2014年金山云宣布加入中国公有云市场的竞争。当雷军宣布在未来三到五年将给金山云投资10亿美元,雷军就表示金山未来三年的重点是“云”,并给金山软件CEO、金山云CEO张宏江的考核KPI指标是做到中国公有云的前三。在既有阿里云、腾讯云又有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的混战的中国公有云市场,后来者的金山凭什么能够做到前三?金山为什么要趟中国公有云市场的“混水”?金山如何布局自己的云路线?金山如何看待接下来几年的中国公有云市场的演变?日前,《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了金山软件CEO、金山云CEO张宏江。

不差“钱和技术”

在北京上地小营西路33号的金山软件大厦上,醒目的悬挂着金山云的巨幅广告招贴画。金山为什么要转向云?张宏江的注解是,IT正在进入服务化的时代,服务化的核心其实是“外包”,过去IT外包的是“人”,现在外包的是“IT技术”,而IT技术外包的体现方式就是云,在IT产业的全面进入云的时代,金山怎么可以不“云”化。

自从2014年底雷军宣布在未来三到五年将给金山云投资10亿美元,雷军就表示金山未来三年的重点是“云”,加上此前的金山软件所有业务全面移动互联网化,那么金山软件现在的业务重点是“移动”和“云”,这和微软的战略“移动为先、云为先”如此相似。

有人说,中国的公有云和微软亚洲研究院有很大的“干系”,因为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两朵公有云的创始人来自微软亚洲研究院,其一是阿里云,其创始人王坚曾任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其二是金山云,其创始人张宏江曾是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CTO以及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目前阿里云在中国市场份额为第一,金山云的目标是做到第三。

不久前,微软中国云计算事业部总经理申元庆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想做好云需要两个条件,其一是“口袋要深”其二是“技术要好”,有钱有技术是做云尤其是做好IAAS服务的关键,事实上即便是到今天云收入已经和亚马逊AWS接近的微软都还宣称自己的云业务尚在投入期,而且有1.8万的工程师在从事云相关的开发。从这两个维度看,中国的BAT的云业务发展同样佐证了申元庆的理论。

对于钱,张宏江表示:“金山云需要钱但同样不‘差’钱,金山云的弹药是充足的。”雷军在金山云成立时表示金山集团将投资10亿美金,保持控股股东地位,为了不稀释股份,每一次融资进来,金山软件集团都会跟投,今年2月金山云宣布了C轮融资6000万美元。尽管关于金山云后续融资和海外上市的计划,作为CEO的张宏江守口如瓶,并未透露半字。但之前外界关于金山云融资的传言最后都成真,加上当初金山云设立公司之时就注册开曼群岛,有意采取VIE的上市模式,如果按照这样的融资节奏和路径看,金山云应该是不差钱的。

关于技术和人,这个前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从几个维度回应了记者的问题。

首先金山不是后来者,金山在云的领域有积累。金山从2007年开始做快盘、成立互联网实验室,快盘在2012年成为中国最大的网盘业务,网盘是B2C的云服务,从这个维度看金山不是后来者,所以当2014年金山决定做云进入B2B的市场时,其实金山在这个维度已经有了相当积累。

其次,作为软件公司,金山现在软件方面的工程能力和技术能力其实其他公司都无法企及的。金山能够做出WPS这样的OFFICE大型软件,是对金山从架构上、工程能力上最好的验证,用这样的基因做云,从技术、工程、架构上金山是“靠谱的”,张宏江甚至笑言自己在云技术上并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因为自己的专业是图像处理,更多是靠金山现在的云技术团队。

第三从人的维度看,目前金山云有700多人,而且金山在北京,云技术人才聚集最多的地方。言下之意,比起在杭州的阿里和深圳的腾讯,金山云更有人才区位优势。对比其他国际云,他表示事实上微软做AZUER的人也没有1.8万,微软是把OFFICE 365的人一起加进来了,而实际上应该是3000人,而亚马逊AWS的云工程师是2000人,所以金山云的人才和国际巨头之间的距离也不是那么大。

尽管金山云不差钱,但金山云其实还是创业公司,薪水再高也高不过BAT吧?对此,张宏江说,在一些大型成熟公司已经可以看见职业的天花板,但是在创业公司,吸引人才的关键是预期,就像自己离开微软来到金山一样,看到的是前景、是成长预期,在成熟的公司职业路径是“升官、发财、做大事”,但在创业公司路径是倒过来的。预期和空间对云人才更有吸引力。

         金山软件CEO、金山云CEO张宏江

 

“保姆式”服务聚焦差异化市场

相对于快速发展的云市场,,张宏江认为目前金山云缺的是“时间”,进入市场时间和经验,要加速缩短时间差距,金山云希望通过保姆式的服务和聚焦差异化市场的“打法”来赢得时间,实现中国云计算排名第三的目标。

张宏江认为,云计算服务提供商较量的是“技术、规模、工程和服务”。从技术的维度看,云计算的技术已经没有太高的门槛。从工程和规模来看,中国市场有足够大的市场规模和需求支撑中国云计算的发展,包括阿里云能够应对“双十一”,都足以证明中国公有云本土公司在峰值上、规模上同样的不输国际云。虽然亚马逊AWS等国外云在成熟度、经验、全球化上有一定的优势。但事实上云计算强调的不是一个单项竞争,不是某一指标好越高越好,而是看最佳组合,是“铁人三项”的较量。从服务的维度看,中国企业更有优势,作为创业公司金山采用“保姆式”的一站式服务更能够满足中国客户的需求,同样也是“保姆式”一站式服务,能够让金山云加速与阿里云和腾讯云的竞争。

据张宏江介绍,作为创业公司,金山云的策略是聚焦。目前金山重点看好几个市场,其一是游戏,这是一个高速增长而且变现很快的云市场。有数据显示,目前金山云与腾讯云在优势市场的份额已基本持平。其二是视频直播,2015年金山云买下一家视频算法公司,经过一年的布局,到目前为止,金山云在中视频直播市场拿下了1/3的市场份额。去年9月3日大阅兵是各家视频直播网站的“实力比拼”之战,只有金山云支持的“今日头条”视频直播没有遇到卡壳、延时、宕机等问题,当天金山云支持的今日头条直播累计观看超过了7000万,同时并发在线用户超过200万。9.3阅兵让金山云从视频圈一下子脱颖而出。其三是医疗、教育、政务等行业市场。目前北大人民医院、北京首都之窗等都采用了金山云。目前,金山云在市场的上的“吆喝”声不大,尤其是在政府项目、行业项目上,其他几家云公司去年和前年与很多省市高调签署了战略协议,但其实这些项目雷声大雨点小、投资回报率并不高,所以今年各家云公司都不在这个市场“高举高打”。

张宏江认为,在云计算市场,价格是透明的,上线速度、易用性和服务优劣也是透明的,只要质量好稳定、服务好、易用性强,市场不会因为你是先来者还是后来者而形成“壁垒”。去年金山云所做的北京首都之窗项目从中标到上线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金山云给很多客户所做的视频直播从定义APP到上线仅仅是3周,而采用并非提供一站式视频解决方案的对手的服务通常需要3个月或者6个月。这样的能力其实是技术实力、服务能力的综合体现。金山云这样的能力正好对于希望快速成长的客户和市场是非常有吸引力,所以金山云在市场上的打法也是选择快速成长的市场和快速成长的用户,而视频和游戏正是这样的市场。

目前看,阿里云、腾讯云、乐视云等都有特别财大气粗而且资源丰富的靠山,所以在云计算跑马圈地的现在,他们有很多资源可用。在大家技术实力不相上下的时候,“云”之外的资源就显得至关重要。

张宏江认为,资源这个东西是双刃剑,或许就因为你有太多“资源”而“全业务通吃”,会和客户业务形成竞争,很多客户才不敢上他们的云。“为什么亚马逊AWS能够吸引很多用户,事实上是因为亚马逊业务除了云只是电商,才使得各行各业用户们更敢更愿意将自己的业务搬到AWS的云上。就像金山是一个软件公司,金山云是一个独立的第三方的云计算公司,和所有的客户业务都不发生竞争,所以才能够吸引更多的用户到金山云上。”张宏江说。

集中化和SAAS快速发展将是中国未来云的大势

眼下是中国公有云市场竞争最关键的时期,张宏江认为中国公有云市场将很快会进入洗牌期,并呈现出以下趋势。

其一是集中化。通用型的IAAS公有云公司在中国市场化最后会剩下5~10家,包括国内云和国际云,不过在国际云会慢慢被边缘化,决策速度、反应速度决定了他们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会逐步放缓甚至边缘化。而现在要想做IAAS公有云的创业公司,相对比较难,除非创业型公司有非常充沛的资源,要么只能进入私有云的市场,而进入私有云的市场又会与华为、浪潮等公司形成冲突。与此同时,一系列的细分市场云计算服务会出现,纵深化和细分化会成为下一步发展的特征。

其二是SAAS将进入快速发展期。目前的竞争焦点主要集中在IAAS,云作为计算基础设施的维度,而下一步,云计算将不断向上层应用延伸。大量的应用软件将变成SAAS服务,尤其是在中国,客户对软件价值认同度不高,盗版严重,都使得大量的软件企业将软件变成云服务的方式来提供,IT真正进入服务化的阶段。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李佳师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