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牧场”到“黑土”,云栖小镇想要做什么?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李佳师
发布时间:2015-06-14
放大缩小

                                   阿里巴巴集团CTO王坚

眼下,国家正在大力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当越来越多的产业园区、企业在做创新“孵化器”、“创新梦工场”的时候,阿里巴巴最近宣布要做大众创新的“牧场”、企业创新的“黑土”以及顶尖的大学“科技蓝天”。这是“圈地”的另类包装,还是有其他想法?日前,《中国电子报》记者独家采访了阿里巴巴集团CTO王坚。王坚坦言,一直以来,硅谷被大家公认为是全球创新的发祥地,但事实上在互联网时代,硅谷的创新魅力正在失去。“‘谷’(硅谷)的时代终将过去,而‘镇’(云栖小镇)时代正在到来,我们希望在杭州创造一个能打开创新‘天灵盖’云栖小镇。”王坚说。   

                                

万众创新需要基础设施,需要“牧场”

记者见到王坚的时候,他正在忙着处理一个与富士康相关的事宜,安排手下工作人员务必要把富士康的一段“生产制造4.0”的真实场景留在云栖小镇。目前富士康与阿里云正在进行“淘富成真”的项目合作,富士康将在阿里云平台上把富士康的专利、生产制造工艺、测试能力等开放出来为中小企业服务。王坚之所以坚持让富士康将这个生产制造4.0场景永久地留下来,是因为它与阿里巴巴正在打造的创业“牧场”和“黑土”直接有关。

王坚透露,阿里巴巴希望在杭州、在云栖小镇为创新者提供好的创业基础设施,未来能够成为互联网时代创新的“牧场”。过去大家谈创新,会提及美国的硅谷,北京的中关村,谈智能硬件会说及深圳的华强北。而杭州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这里有富士康为代表的先进制造、有阿里巴巴以及聚集起来的互联网创业企业,有阿里云客户,有台州的模具、宁波边上的小家电等,这些东西可能我们会在不同的时间地点看到,但是聚集在一起却很不容易,如果把这些资源聚集起来,富士康可以利用云来输出先进制造能力,阿里巴巴可以输出各种维度的数据、阿里云可以提供云基础设施等等,就能够为个体和大众创新提供很好的创业基础设施。

“我们之所以希望做创新‘牧场’,而不是创新’工厂‘或’孵化器‘,因为其实工厂或孵化器的工作人员本身就是天花板,自身的眼界就是瓶颈,而牧场是放养的,是希望透过这里的阳光、空气、水分,自然生长,自然触发而创造出大量的创新。”王坚说:“创新是很玄妙的东西,很多人误解硅谷之所以是全球创新的发祥地是源自于那里有风险投资,有创新氛围等等,其实不是,是因为在硅谷能够看到各种各样你在全世界都看不到的到东西,因为看到,因为触摸到,所以撞开了创新的‘天灵盖’,这才是硅谷的魔力所在,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

 所以基于这样的想法,阿里巴巴希望能够在云栖小镇聚集更多的东西,更多的东西能够让大家“打开眼界”、引爆触碰灵感的“天灵盖”。这也就是为什么王坚要把富士康真实制造4.0场景留在云栖小镇的原因。当然把富士康引入,释放富士康的先进智能能力让它变得“平民化、便宜化、方便化”仅仅是阿里巴巴想放进“牧场”的一个维度,王坚希望这样的维度越来越丰富、越来的细密。

王坚诠释无知和创新之间的差异:“无知其实就是因为你不知道别人已经先于你去做了你依然去做,创新就是你知道了所有的一切而做出来的不一样的东西。互联网缩短了这样的无知鸿沟,让你知道一切的成本更低,更容易,效率更高。”

 而与互联网相生相伴的云计算,把计算像水、电、煤气一样的基础设施服务化,又使得所有的人都可以平等快速进行创新和创业,而且不用去考虑基础设施的问题。因为云计算,一个只有三个人的博客园可以和中软这样的大公司平起平坐来讨论技术的BUG问题;因为云计算,天上的牧民可以把新疆的民歌收集、保存;因为云计算,一个位于深圳的小公司12308,可以让全中国的老百姓买汽车票都更简单便利;因为云计算“货车帮”可以让全中国有的大货车司机们都不用“空驶”。王坚说,因为互联网、因为云计算、因为这样的汇聚和分享,这样汇聚而成的基础设施就使得的梦想成真的门槛越来越低,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就成为了可能,应该说现在创新的是最好的时代,我们希望这样来汇聚,这样来打造这样万众创新的“牧场”。

企业做强需要“黑土”

大家都知道台湾有个工研院,它对整个台湾的中小企业技术升级、产业转型、关键性前瞻性技术研发、工业科技人才的培养,形成独有的半导体产业能力起到了领航的作用。很多地方,很多人都希望复制这样的模式,参观台湾的工研院,都希望探究它成功的原因,觉得它的成功与模式有关。“其实不是这样的,工研院的成功,一方面得益于汇聚,这里汇聚了电子、化工、机械、工业材料、能源、量测技术、光电、污染防治、工业安全、电脑与通讯、航天太空、生物制药等科技,有完整而高效研发和服务体系,汇聚引发触碰。另一方面还有历史机遇的问题,它正好赶上了全球半导体产业高速发展和进行产业分工这样一个历史机遇,而与台湾的一批半导体集成电路公司发展相生相随。”王坚说,很多事物的发展都需要看到它的历史背景、时间机遇。这里面有两个关键词:“汇聚”和“历史机遇”。其实硅谷的发展也体现了这样的特征,硅谷是把半导体、软件、硬件等产业都整合在了一起。

今天的历史机遇是什么?今天的机会是互联网成为了基础设施。

一方面互联网成为基础设施能够有形的资源和无形的资源都汇聚在一起,是更大维度的汇聚。让你过去需要付出很多代价才能获得的经验变得容易。王坚坦言,事实上,一个小企业变成一个大企业、变成一个“强”企业,其实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中间要经历很多的磨难、摔打,几乎都是九死一生才过来的。中国也有很多中小企业,大部分到最后都死掉,存活率可能只有10%,剩下的90%都倒下、都失败了。其实这些生生死死的经验很重要,是因为这些人把那些不能走的路都走一遍,都试过了一遍,你才知道这些路你无需再去试。这些都是产业“黑土”,是产业的养分。互联网把各种各样的经验值汇聚起来,变成厚厚的产业黑土。当然这些失败的经验值仅仅是有形和无形资源汇聚的一个维度,仅仅是产业黑土的一小部分。

另一方面,互联网成为基础设施让大企业、小企业,让同行的、让异业的企业都站在一个平等的台阶上,重新开始竞争,基于数据的创新让这个世界重新洗牌,这是一个新的历史机遇期。因为互联网变成了基础设施,所有人聚合资源都变得更容易、所有的企业聚合资源都变得很平等,所以真正的有竞争力的东西就容易脱颖而出,真正有效率的,低成本的东西就能够超越原来基于资源、基于行业门槛而建立起来的东西就很容易被打破。就像今天的银行业和互联网金融、专车和与传统出租车公司,中国有很多的企业,现在很多中国的产业企业都面临大而不强的状态,有了这样的平台就能够加速产业的洗牌,加速创新,让产业、中国企业更快做强。

王坚说:“云栖小镇其实不是一个行政概念,也不是一个地名概念,就像中关村不是村一样,就像‘谷’的时代一定会过去,‘镇’的时代一定会到来一样,我们取‘云栖小镇’这个名字,其实它的核心是互联网成为基础设施,带来的新机会,让我们可以在新的层面重新思考,重新聚合资源,加速创新。”

中国需要“科技蓝天”

大家都知道硅谷有斯坦福大学、有伯克利大学,有这样一些大学在做很多基础性的、超前性的甚至是颠覆性的研究,有很多今年我们普遍应用的很多“大牛”的技术都来自这些大学,那里做的很多”高、大、上”的东西,都是企业和社会创新所无法到达的。但是他们的存在与硅谷的发展息息相关。

阿里巴巴也希望“云栖小镇”有类似美国的斯坦福和伯克利相生相伴,希望创建一个顶尖的大学。“不过名字还没有想好。”王坚透露。

“我觉得社会需要分工,我们今天所讲的可穿戴,是我20年前所在的大学做的,我们今天讲的很牛很热的东西‘虚拟现实’也是我们20年前在学校里研究的,但是当时这些技术离产业化的条件并不具备,直到今天才进入爆发期和市场期。这个社会需要有人去做基础性研究,需要有人去做颠覆性的研究,需要去做‘高、大、上’的东西来造福于人类,造福于整个产业界,所以我把做一个顶尖大学的想法称之为‘科学蓝天’”。王坚说:“所以我们想在杭州办一个大学,这个大学是偏工科性的,要做量子计算、人工智能、基因研究等等这些高、精、尖的东西。创立几个在全世界领先的研究所,我们希望形成这样的一种氛围,一种激励,让我们在这里的学生知道,在我100米之外,有全世界组领先的脑研究中心,有一个叫饶毅(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前院长、千人计划的专家)的人在做脑研究,如果想找他,敲门就可以进去。我们想营造这样的科技蓝天。我们希望在杭州打造一个这样的大学,未来能够成为中国的‘斯坦福’。”


来源: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李佳师
分享到:
0